荒野里,等待還魂的不只是萊昂納多
作者:管理員1    發布于:2016-03-04 12:53:2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延續這個意象,從活埋他的墳墓出來(如復活的撒拉路)后,格拉斯一直身披熊皮,像熊一樣爬行、捉魚生吃,簡直在告訴我們:看,這個人變成了致他死地的異類而復活。此時格拉斯的心也像一頭喪子的黑熊一樣只有恨和怒,萊昂納多的表演很到位:麻木而冷酷的眼神、顫抖而飛沫的嘴唇、每一下都用盡力氣的四肢斗爭,坊間只道他“被虐”實屬輕慢,其實他在演繹一個尚未真正回魂的活死者。導演岡薩萊斯上部作品《鳥人》里,刻畫的是封閉空間(故事場景始終在劇院里)中有想飛的心;而《還魂者》里開闊的北美荒野空間里,格拉斯目睹愛子被殺,受傷的心在封閉,直到那個波尼族的印第安人教他打開——他倆默坐飛雪之中,印第安人伸出舌頭舔雪的舉止是與自然為友的表示,使得格拉斯露出了全片唯一一次笑容,從此他開始一點點拾回自己的靈魂?!耙粋€人想要獲得真正的自由,就得置身于最簡樸的生存環境中,經歷痛苦不堪、遷徙不定、露宿野外、不如人意的生活;然后,面對野性賦予的這種變化無常和自由自在,還要心存感激。因為在一個固定不變的世界中是沒有自由?!薄绹笤娙思永?斯奈德在其著名的環保主義檄文《自由法則》中說道。靈魂的自由最難得,需要擺脫怨恨、功利和計較,在電影里十九世紀初的美洲/龜島(后者是印第安的說法),漸漸已經沒有不學而能的自由醒覺,包括那些進行另一種復仇的印第安人們。

  電影試圖塑造新的形象,比如說講究合約與規則的隊長、心存最初善因的白人少年杰米,他們是未來的美國精神之種——不過他們的善在普遍的惡當中頗顯突兀,反而令人覺得導演有刻意為白人入侵者贖罪的意味。

  這種刻意的贖罪,包括這么一個細節:杰米在格拉斯的水壺上隨手刻下的螺旋符號。它是存在各民族傳統的經典符號,在基督教傳統中象征永恒和持續,是代表清白、重生和永恒的符號;在埃及傳統中象征著古老的聽覺、女性、陰部和多產的子宮;在印第安象形文字里則是藤蔓的簡寫,也象征著生機與延續,霍比族人用它代表神圣、所有生命、所有生命旅程;瑪雅人相信它顯示季節、種植、生命周期、一切生命,玻利維亞印地人則直接用它表示永生。

  這是杰米有意無意給予格拉斯的一個精神加持,故事的最終轉折也因為這個水壺的“輪回”:它從杰米留給垂死的格拉斯、格拉斯解救被強奸的印第安少女而遺落法國人營地,法國人逃難帶著它回到了美國人手中,讓美國人意識到格拉斯尚生存。

  電影以格拉斯獲救、復仇成功告終,與之同時的是山巔的積雪融化、怒河洶涌,自然仿佛一改其此前鏡頭中的陰慘,但其實山河本來依舊,它盛衰有時,依循荒野之道。倒是人類茫然,最后一個鏡頭中格拉斯直視觀眾的眼神,既非求援也非為勝利而自豪,反而顯得絕望。

  因為他和我們都知道殘酷的歷史那時才僅僅拉開了序幕:之后一個多世紀,白人的掠奪變本加厲,諸如傷膝溪屠殺這樣的慘劇漸漸成為印第安人的日常。天地無情,印第安先知Wovoka預言的世界改變、死去的人重生、滅絕的美洲野牛會重新奔跑在大地上、白人也會從這片土地上消失……統統沒有出現,直到今天,我們也只能妄圖通過電影招魂。

模特展示
聯系我們

聯系人:朱經理
聯系方式:156-2096-3064
 

 Copyright(C)2016  天津壹公館
国内自拍真实伦在线观看视频